Products

产品详细

  净山酒业年产2000吨酱香型白酒生产线投产,大关酒业新(扩)建酒厂进入正常生产……随着一批白酒规模企业相继投产,铜仁白酒产业开始复苏。

  有过辉煌,有过低谷,铜仁白酒产业一路曲折。近年来,乘着白酒产业发展的东风,铜仁从扩规模、强品牌、拓市场等方面着手,促进白酒产业再度崛起,重塑辉煌。

  20世纪80年代是铜仁白酒产业发展的“黄金时代”,大关、颐年春、乌江等白酒品牌被列入全省“十大品牌”。20世纪90年代后,在外地白酒冲击下,铜仁本地白酒在市场竞争中逐渐走向低谷。

  直到近几年,在全省白酒产业发展的带动下,铜仁白酒产业才逐渐回暖,开始复苏。据统计,目前铜仁白酒生产企业(作坊)约480户,呈现出遍地开花的景象。

  然而,铜仁年产值2000万元以上的规模企业目前仅9家,无产值上亿元的企业。白酒企业大多数为小作坊生产,主要分布于各区县的乡镇村庄。

  针对“小、散、弱”的特点,铜仁市拟定科学的发展规划,通过招商引资、政策扶持、整合资源等形式,积极培育白酒龙头企业,形成集约化、规模化的大型企业集团,带动白酒产业整体联动发展。

  该市以石阡大关、铜仁净山酒业、德江颐年春等企业为培育重点,积极引进外来资金、技术、市场优势,通过兼并、联合等方式促进企业重组,不断整合资源,盘活存量资产,形成集团化、抱团式发展。

  同时,铜仁每年还拿出3500万元建立白酒产业发展基金,用于支持企业异地改扩建和实施技改升级等。目前,石阡大关酒异地改扩建一期3500吨、印江梵台酒业(红色木黄)一期500吨改扩建已建成投产;铜仁净山酒业一期3500吨生产基地已基本建成。2015年预计新增产能7000吨左右。

  今年上半年,铜仁9户规模以上白酒企业完成产值3.5亿元,同比增长11%,产量达2163吨,同比增长5%。在当前白酒市场低迷的大背景下,铜仁白酒产业逆流而上,保持了较好的增速。

  前不久,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驳回日本大关株式会社上诉,石阡大关酒业成功守住“大关”酒商标。

  石阡大关酒是20世纪铜仁知名白酒品牌,曾获“贵州名酒”、“中国优质白酒精品”等称号。但因商标保护意识不强,大关酒商标被日本大关株式会社抢注,为此石阡大关酒业进行了长达12年的商标维权的“保卫战”。

  在振兴黔东白酒的道路上,铜仁逐渐意识到品牌的极端重要性,按照扶优扶强、做大品牌的思路,奋力在名酒纷纭的市场中杀出一条血路,闯出一番天地。注册送钱娱乐平台

  近年来,该市虽然着力恢复20世纪80年代享誉省内外的“玉醇”、“颐年春”、“乌江大曲”、“大关酒”等名优白酒品牌,但实际上,能“叫响”全国的白酒品牌仍是寥寥无几。

  在这场白酒品牌战中,铜仁依托生态环境优势,打出“生态牌”,强化“生态白酒”的理念。

  好山好水酿好酒。山水之灵气,奠定了铜仁酿酒的生态环境基础,加之均采用纯天然粮食加工,品质纯正口感好,深受消费者青睐。

  “我们采取传统酿造工业,不增添任何工业物品,原材料也是本地种植。”净山酒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杨卫东说,他们的目标是将“梵净山”酒打造成为中国白酒生态酿造的引领品牌。

  铜仁市将净山酒业作为重点培养的对象,“梵净山”酒品牌作为“中国驰名商标”对象向上申报。

  铜仁市工信委有关负责人表示,铜仁依托得天独厚的生态自然资源,深度挖掘梵净山和乌江生态自然文化,打造生态白酒产业基地,将生态转变为生产力,促进白酒产业发展。

  近日,记者在铜仁高新区华众电子商务公司看到,其线下体验馆设有专门的展厅,展示蛮王酒、梵净山酒、颐年春等10余种铜仁本地名酒。

  “我们通过O2O的模式,在线下销售的同时,促进白酒的线上销售。”华众电商销售部经理杨秀志说。

  多年来,铜仁白酒始终徘徊于本地市场,难以走出去。“企业营销模式非常落后,销售渠道单一,缺乏现代营销理念。”杨卫东结合多年经验分析道,铜仁白酒仅限于周边市场,在市外及省外市场开拓方面相对乏力。

  近年来,铜仁市在充分利用酒博会、展销会等平台加大宣传推荐力度的同时,还抓住电子商务崛起之机,让铜仁美酒搭上电商“快车”,构建起黔东白酒“出山”通道。

  目前,铜仁已在铜仁高新区电商产业园建起了一个生态白酒展示馆,同时在全市建立100个生态白酒专卖店,通过线上与线下结合的方式,拓展白酒市场。

  各大白酒企业也结合自身实际,利用电商平台开拓市场。“我们公司已建立了集宣传、销售、招商等功能的综合性电子商务平台,通过线上与线下结合进行销售。”杨卫东说。

  铜仁市还组建了白酒协会,通过协会统筹,实现抱团发展,以抢占市场,扩大影响。此外,加大在省内外的宣传推介力度,通过新闻媒体、户外广告、公交车辆广告、体验馆、电商平台、活动推介等形式,重点推广白酒及茶叶、石材等特色产品。